好难过

带着不舍的心情,我踏上了去学校的路。

端午节我回家过,因为巧的很,端午节是爷爷的生日。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这四个长辈的生日就属爷爷的最好记了,呵呵……不过这个端午节我过得并不开心。

首先说回去吧,本来我要上课,所以下午七点钟才赶到琅东站买票,心想,大不了买明天的票,但是很幸运,我买到了七点二十的票,心里的感受可想而知,哇,太高兴了!回想清明节的那次,下午四点多到的琅东站,也就只能买七点二十的票。而且那次汽车晚点晚的很厉害,到十点多才能上车,害得我白白站了三个多小时(车站人太多,座位还有地上几乎全是人)。但是好像是中邪了还是咋滴,同样是七点二十的票,今天我又听到了一个不想听到的消息:七点二十到合浦的快班因为要加油所以晚点半个小时……(下面一大堆虚伪的话我不想说)

好不容易回到了家,却又听到一个坏消息:爷爷生病住院了,虽然现在已经出院,但是状况还不是很好,卧床不起。要知道,爷爷现在的年纪已经很大了,如果得了什么大病的话是很难好起来的,有可能会好不了了。所以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简直就像个晴天霹雳,本来高高兴兴回到家给爷爷过生日的,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,但是他现在却卧床不起……

从小到大,除了爸爸妈妈,我在乎的就是爷爷了。想起小时候,我还很小的时候,由于父母要去上班,所以就让爷爷奶奶照顾我。那时我们大家全都住在草鞋村里,我除了和堂兄弟和堂姐一起玩外,很多时间都是和爷爷奶奶在一起。特别印象深刻的是,很小很小的时候,爷爷曾经背着我去放牛,呵呵,很搞笑吧,但却是真的。那时候我也很开心,因为……呵呵,又不是我去放牛,而且还有人背,换谁谁不开心?

等到大一点的时候,我爸妈在外面建了房子,所以我们就搬出去住了。但每到周末,我爸都会把我“丢”到爷爷家去过周末。那段时间最开心了,以至于我刚过完周末就开始计划下个周末该干什么了,呵呵……很有远见吧!那时候因为我们家搬出去了,所以周末的时候我只好和爷爷一起睡。因为爷爷的耳垂很大,所以我很喜欢摸,几乎每次我都是摸着爷爷的耳垂睡着的。到最后演变成了,我不摸耳垂睡不着觉(当然,极困的时候除外),没有爷爷的耳垂摸,我就摸我自己的,呵呵……想起来也是蛮搞笑的!那时候爷爷家还没有电扇,所以爷爷一边把耳垂给我摸,一边用葵扇给我扇风,直到我睡着为止。有时候我热醒了,挪了几下身子,爷爷就醒了,继续给我扇风,又直到我睡着了为止……只是那时我还小,不懂得珍惜这份亲情,有时候居然还嫌太热。等到真正长大了的时候,爷爷却又老了……

现在我也不多说什么了,希望他能好好保重身体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