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怪的梦-20180630

今天凌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很真实,但又很离谱,简直就跟拍电影一样,感觉值得一记。

梦里的时间是上周六和同事在防城白浪滩游玩的情形,当时我跟我老婆小芸正在海边散步。

突然间,我看到一个小孩朝着浪追去,但怎么也追不上。浪退了,退得如此之快,这不是海啸的前奏吗?这么巧,这事能发生在我身上?正疑惑着,在旁边带着老婆小孩玩耍的同事驹远也发现了异常,自言自语地说道,是不是海啸要来了?

听到驹远这句话,我立刻从疑惑中惊醒了,这时候可不能迟疑,否则就完了。反应过来的我赶紧一边大声叫着“大家赶紧往高处走,海啸来了!”,一边拉着小芸往旁边的山坡跑去(实际地点是没有山坡的,但梦里偏偏就出现了)。奔跑途中,发现海边慢慢升起了一道水墙,正一边升高,一边朝我们这边缓慢移动过来。

我开始紧张了,努力地迈着软绵绵的步伐(在梦里,跑起来都是软绵绵的),拉着小芸往高处跑,心想,这回要完。但是心中总有个疑惑,这情景怎么这么熟悉,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(后来发现是《2012》中水漫喜马拉雅山的情景)。

水墙的移动看似缓慢,但还没等我们跑上山顶,就发现水墙已经扑到跟前。没办法了,为了防止巨浪将我们打散,我从后面死死地抱住小芸,跟她说看好时间憋气,我自己也在巨浪到来前深吸了一口气,任由巨浪将我们扑倒。

在水中我努力睁开眼睛,发现眼前一片黑暗,好几次快憋不住了想吐气,但理智告诉我,我们里海面还很远,要把气吐了就真完了,然后又活生生地憋住了。

不知道又过了多久,我发现眼前变亮了,感觉离海面很近了,就用一只手努力地划水,另一只手抱着小芸,往亮出游去。那时候小芸已经没有反应了,心里有点担心。

终于,我把头探出了水面,深吸了一口气,感觉得救了。突然画面一转,到了岸边。

小芸躺在地上,像是晕了过去,我看她还有微弱的呼吸,心里稍微安定了一点。我用力地摇了几下她,在吐出几口水后,她也清醒了。这时画面又一转,我们出现在了难民营里。

我想出去看看救灾情况怎么样了,刚走到大路,发现一辆辆装甲车从身边开过,装甲车开往的方向,不断地传出枪炮声。旁边有一位挺着大肚子的大叔问一位雇佣兵装扮的人,说你们这是去打仗还是去救灾。那个雇佣兵看了一眼大叔的肚子问他,你有了吗?大叔回答,有了。随后那位雇佣兵掏出手枪,往大叔的肚子就是一枪,然后把头转向了我这边……

我倒吸一口冷气,正好旁边有间民房的门开着。我赶紧闪进去,头也不回地一路跑到了厨房,随后砸开厨房的窗户,钻了出去。

一路上躲躲闪闪,终于回到了分配给我们的那间难民房。这时候有一队雇佣兵在逐间屋子进行搜查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我对难民房里的人说,这些人有问题,大家赶紧离开。但是大家都在犹豫不决,不知道要不要相信我,都认为这些人是来保护他们的。

眼看雇佣兵就要搜过来了,我也不管那么多了,拉着小芸就从后面跑了出去。

这时候视角突然变成了上帝视角,我看着两个人从难民房的后面楼梯爬下,朝着远方跑去……

就跟电影的结局一样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直到闹钟将我吵醒。

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,而且梦里梦外都有个感觉,就是这样的情形曾经看到过。可能是由于我喜欢看类似的电影的缘故吧,莫名其妙地将一些电影情节给带到了梦里。只是,这一次我是主角……